这是描述信息
imgboxbg
imgboxbg

NEWS | EVENTS

新闻资讯

资讯分类

散步

  • 发布时间:2013-03-06 10: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我喜欢散步。    散步是走路方式的一种。走路的方式又有那么多,有走步,有跑步,有箭步,有碎步,有龙行虎步,有凌波微步,有大步跨越,有小儿学步,有步步为营,有步履维艰。各种各样的步,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多姿多彩,不一而足。而散步,我想,一定是这其中最惬意的几种之一。    散步是最不具功利性的走路方式。一个人的人生中,大部分时间靠走路,小部分时间靠跑步和碎步,偶尔,却可以散步。大多数“步”都需要一个目的地,急匆匆,忙碌碌,踉踉跄跄,慌慌张张,它们只在乎结果;而散步却相反,它不需要目的,只在乎过程。而又正是散步的没有目的,漫无边际,四处闲逛,恰恰又构成了散步的最大目的——欣赏沿途曾被你忽视的美丽风景,想一想各种毫无边际的话题,让匆忙的的时间打个盹儿,给自己的人生放个假。天高云淡任鸟飞,你现在就是那只自由的飞鸟,由你给现在的飞翔定一个只属于你自己的方式。   散步可以定义为人生中某一阶段,那该是什么时候呢?如果说碎步是童年,带着雀跃和欣喜,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蹦蹦跳跳地奔向那未知的远方;那么,跑步就是青少年时期了。那火样的激情,那健壮跃动的肌肉,那随意挥洒的汗水,都带着种朝气蓬勃的生命力,不顾一切,勇往直前地奔跑在人生的赛道上。好吧,剩下的就只有中年和老年了。但散步决不是中年,中年那亦步亦趋循规蹈矩的样子,最适合走步。走步者少了份碎步者的欣喜幼稚和跑步者的冲动蛮撞,显得成熟自信。在走步者自己朝着似乎笔直如矢的人生大道尽头中规中矩步步为营的时候,他要面临的东西可多啦。比如,从各个方向吹来的各种类似僵硬的人际关系般风的阻力啦,雨水混着泥巴类似拖儿带女般粘稠的拖力啦,突然而至的冰霜暴雪带着类似社会竞争般时时闪现的压力啦,还要时不时检查自己是否走错了路,像婚外情一样越了轨,出了道。看来,散步只有留给老年来形容了。当然,并不是只有老年才能享受散步所带来的种种惬意和安闲。那种胜似看惯了沧桑经历了世事的闲庭信步,才是散步最好的心境。散步不是漫步,漫步是不知目的的彷徨与迷茫,散步更像是闲步,闲看窗旁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不要说什么人走茶凉冷暖自知吧,那太凄凉,而凄凉,最喜欢扼杀散步在蝇营狗苟中保存下来的生命力。   其实,散步最重要的标志应该是自由。身体可以无限制范围的活动,就像天空飞鸟,深渊游鱼,湖上白鹅,草中奔豹,而散步时更重要的,是更加不受牵制的思想。当身体散步的时候,可以产生自由;而当思想散步的时候却可以产生所有。当身体散步的时候,人自由的像动物;而当思想散步的时候,人所有的像神。是的,只有人才享有思想散步的权利,这一点灵性,肯定是神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的界点,也是人远离兽性,靠近神性的标志。当人享受着思想散步的快乐的时候,哪怕他自身正被限制了身体散步的权利,他此时发出的带有智慧光芒的微笑,是否就看起来耀眼的像个神,让人不敢直视呢?比如——躺在木桶里晒太阳不把来拜访他的亚历山大大帝——这个有史以来最雄才大略的皇帝之一的家伙放在眼里的第欧根尼?或是在临死前都不愿放弃信仰和智慧的苏格拉底?还是当军队攻破城池用剑逼迫着他他都不予理睬继续在地上画圆算题的阿基米德?又或是,说出“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名言,却毫无心机地跟小孩们在一起玩耍的赫拉克利特?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了,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酷爱散步,就像喜欢在德国海德堡内卡河畔散步的歌德、康德、黑格尔、雅思贝尔斯、韦伯、海德格尔那群家伙一样,都是些有趣的人我最后想说的是,散步就像散文,该走就走,该停就停,不必刻意,不必牵强。跑步是杂文,永远保持着一种战斗激进的姿态;走步是小说,精彩纷呈包罗万象连绵不绝;而碎步,当然是诗歌咯,碎碎点点,密密麻麻,像月光下投在墙上的竹影,斑斑驳驳,短小精巧又情趣盎然。人一生不一定要只顺着一种姿态活,只用一种方式走路,所以,人一辈子也不是只能写一种文字。杂文写累了就写写散文,就像战斗累了就休息一下一样。写到这里我发现,我的手真的写累了写酸了。于是,我像散步走累了的人那样,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坐着休息,看了看天上飘过的云,脸上拂过的风……

散步

【概要描述】我喜欢散步。    散步是走路方式的一种。走路的方式又有那么多,有走步,有跑步,有箭步,有碎步,有龙行虎步,有凌波微步,有大步跨越,有小儿学步,有步步为营,有步履维艰。各种各样的步,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多姿多彩,不一而足。而散步,我想,一定是这其中最惬意的几种之一。    散步是最不具功利性的走路方式。一个人的人生中,大部分时间靠走路,小部分时间靠跑步和碎步,偶尔,却可以散步。大多数“步”都需要一个目的地,急匆匆,忙碌碌,踉踉跄跄,慌慌张张,它们只在乎结果;而散步却相反,它不需要目的,只在乎过程。而又正是散步的没有目的,漫无边际,四处闲逛,恰恰又构成了散步的最大目的——欣赏沿途曾被你忽视的美丽风景,想一想各种毫无边际的话题,让匆忙的的时间打个盹儿,给自己的人生放个假。天高云淡任鸟飞,你现在就是那只自由的飞鸟,由你给现在的飞翔定一个只属于你自己的方式。   散步可以定义为人生中某一阶段,那该是什么时候呢?如果说碎步是童年,带着雀跃和欣喜,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蹦蹦跳跳地奔向那未知的远方;那么,跑步就是青少年时期了。那火样的激情,那健壮跃动的肌肉,那随意挥洒的汗水,都带着种朝气蓬勃的生命力,不顾一切,勇往直前地奔跑在人生的赛道上。好吧,剩下的就只有中年和老年了。但散步决不是中年,中年那亦步亦趋循规蹈矩的样子,最适合走步。走步者少了份碎步者的欣喜幼稚和跑步者的冲动蛮撞,显得成熟自信。在走步者自己朝着似乎笔直如矢的人生大道尽头中规中矩步步为营的时候,他要面临的东西可多啦。比如,从各个方向吹来的各种类似僵硬的人际关系般风的阻力啦,雨水混着泥巴类似拖儿带女般粘稠的拖力啦,突然而至的冰霜暴雪带着类似社会竞争般时时闪现的压力啦,还要时不时检查自己是否走错了路,像婚外情一样越了轨,出了道。看来,散步只有留给老年来形容了。当然,并不是只有老年才能享受散步所带来的种种惬意和安闲。那种胜似看惯了沧桑经历了世事的闲庭信步,才是散步最好的心境。散步不是漫步,漫步是不知目的的彷徨与迷茫,散步更像是闲步,闲看窗旁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不要说什么人走茶凉冷暖自知吧,那太凄凉,而凄凉,最喜欢扼杀散步在蝇营狗苟中保存下来的生命力。   其实,散步最重要的标志应该是自由。身体可以无限制范围的活动,就像天空飞鸟,深渊游鱼,湖上白鹅,草中奔豹,而散步时更重要的,是更加不受牵制的思想。当身体散步的时候,可以产生自由;而当思想散步的时候却可以产生所有。当身体散步的时候,人自由的像动物;而当思想散步的时候,人所有的像神。是的,只有人才享有思想散步的权利,这一点灵性,肯定是神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的界点,也是人远离兽性,靠近神性的标志。当人享受着思想散步的快乐的时候,哪怕他自身正被限制了身体散步的权利,他此时发出的带有智慧光芒的微笑,是否就看起来耀眼的像个神,让人不敢直视呢?比如——躺在木桶里晒太阳不把来拜访他的亚历山大大帝——这个有史以来最雄才大略的皇帝之一的家伙放在眼里的第欧根尼?或是在临死前都不愿放弃信仰和智慧的苏格拉底?还是当军队攻破城池用剑逼迫着他他都不予理睬继续在地上画圆算题的阿基米德?又或是,说出“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名言,却毫无心机地跟小孩们在一起玩耍的赫拉克利特?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了,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酷爱散步,就像喜欢在德国海德堡内卡河畔散步的歌德、康德、黑格尔、雅思贝尔斯、韦伯、海德格尔那群家伙一样,都是些有趣的人我最后想说的是,散步就像散文,该走就走,该停就停,不必刻意,不必牵强。跑步是杂文,永远保持着一种战斗激进的姿态;走步是小说,精彩纷呈包罗万象连绵不绝;而碎步,当然是诗歌咯,碎碎点点,密密麻麻,像月光下投在墙上的竹影,斑斑驳驳,短小精巧又情趣盎然。人一生不一定要只顺着一种姿态活,只用一种方式走路,所以,人一辈子也不是只能写一种文字。杂文写累了就写写散文,就像战斗累了就休息一下一样。写到这里我发现,我的手真的写累了写酸了。于是,我像散步走累了的人那样,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坐着休息,看了看天上飘过的云,脸上拂过的风……

  • 分类:凯邦视窗
  • 作者:曾广军
  • 来源:行政部
  • 发布时间:2013-03-06 10:00
  • 访问量:
详情

我喜欢散步。

    散步是走路方式的一种。走路的方式又有那么多,有走步,有跑步,有箭步,有碎步,有龙行虎步,有凌波微步,有大步跨越,有小儿学步,有步步为营,有步履维艰。各种各样的步,各种各样的生活状态,多姿多彩,不一而足。而散步,我想,一定是这其中最惬意的几种之一。

    散步是最不具功利性的走路方式。一个人的人生中,大部分时间靠走路,小部分时间靠跑步和碎步,偶尔,却可以散步。大多数“步”都需要一个目的地,急匆匆,忙碌碌,踉踉跄跄,慌慌张张,它们只在乎结果;而散步却相反,它不需要目的,只在乎过程。而又正是散步的没有目的,漫无边际,四处闲逛,恰恰又构成了散步的最大目的——欣赏沿途曾被你忽视的美丽风景,想一想各种毫无边际的话题,让匆忙的的时间打个盹儿,给自己的人生放个假。天高云淡任鸟飞,你现在就是那只自由的飞鸟,由你给现在的飞翔定一个只属于你自己的方式。

    散步可以定义为人生中某一阶段,那该是什么时候呢?如果说碎步是童年,带着雀跃和欣喜,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蹦蹦跳跳地奔向那未知的远方;那么,跑步就是青少年时期了。那火样的激情,那健壮跃动的肌肉,那随意挥洒的汗水,都带着种朝气蓬勃的生命力,不顾一切,勇往直前地奔跑在人生的赛道上。好吧,剩下的就只有中年和老年了。但散步决不是中年,中年那亦步亦趋循规蹈矩的样子,最适合走步。走步者少了份碎步者的欣喜幼稚和跑步者的冲动蛮撞,显得成熟自信。在走步者自己朝着似乎笔直如矢的人生大道尽头中规中矩步步为营的时候,他要面临的东西可多啦。比如,从各个方向吹来的各种类似僵硬的人际关系般风的阻力啦,雨水混着泥巴类似拖儿带女般粘稠的拖力啦,突然而至的冰霜暴雪带着类似社会竞争般时时闪现的压力啦,还要时不时检查自己是否走错了路,像婚外情一样越了轨,出了道。看来,散步只有留给老年来形容了。当然,并不是只有老年才能享受散步所带来的种种惬意和安闲。那种胜似看惯了沧桑经历了世事的闲庭信步,才是散步最好的心境。散步不是漫步,漫步是不知目的的彷徨与迷茫,散步更像是闲步,闲看窗旁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不要说什么人走茶凉冷暖自知吧,那太凄凉,而凄凉,最喜欢扼杀散步在蝇营狗苟中保存下来的生命力。

    其实,散步最重要的标志应该是自由。身体可以无限制范围的活动,就像天空飞鸟,深渊游鱼,湖上白鹅,草中奔豹,而散步时更重要的,是更加不受牵制的思想。当身体散步的时候,可以产生自由;而当思想散步的时候却可以产生所有。当身体散步的时候,人自由的像动物;而当思想散步的时候,人所有的像神。是的,只有人才享有思想散步的权利,这一点灵性,肯定是神将人与动物区别开来的界点,也是人远离兽性,靠近神性的标志。当人享受着思想散步的快乐的时候,哪怕他自身正被限制了身体散步的权利,他此时发出的带有智慧光芒的微笑,是否就看起来耀眼的像个神,让人不敢直视呢?比如——躺在木桶里晒太阳不把来拜访他的亚历山大大帝——这个有史以来最雄才大略的皇帝之一的家伙放在眼里的第欧根尼?或是在临死前都不愿放弃信仰和智慧的苏格拉底?还是当军队攻破城池用剑逼迫着他他都不予理睬继续在地上画圆算题的阿基米德?又或是,说出“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名言,却毫无心机地跟小孩们在一起玩耍的赫拉克利特?这些我们都不知道了,我们唯一知道的是,他们都酷爱散步,就像喜欢在德国海德堡内卡河畔散步的歌德、康德、黑格尔、雅思贝尔斯、韦伯、海德格尔那群家伙一样,都是些有趣的人

我最后想说的是,散步就像散文,该走就走,该停就停,不必刻意,不必牵强。跑步是杂文,永远保持着一种战斗激进的姿态;走步是小说,精彩纷呈包罗万象连绵不绝;而碎步,当然是诗歌咯,碎碎点点,密密麻麻,像月光下投在墙上的竹影,斑斑驳驳,短小精巧又情趣盎然。人一生不一定要只顺着一种姿态活,只用一种方式走路,所以,人一辈子也不是只能写一种文字。杂文写累了就写写散文,就像战斗累了就休息一下一样。写到这里我发现,我的手真的写累了写酸了。于是,我像散步走累了的人那样,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坐着休息,看了看天上飘过的云,脸上拂过的风……

 

欢迎来电咨询合作事宜

 

客服中心服务热线:86-0591-62608112
人力资源部联系方式:86-0591-62608032
销售部联系方式:86-0591-62601111
联系地址:福建省长乐市文武砂镇滨海工业区 (两
港路西侧)

这是描述信息

Copyright © 2017-2020 福建凯邦锦纶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的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4453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