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描述信息
imgboxbg
imgboxbg

NEWS | EVENTS

新闻资讯

资讯分类

男人与烟

  • 发布时间:2015-02-04 10:00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把烟雾吸进肺里面打好几个转,然后慢悠悠吐出来让它变成烟圈在空中打几个转,缠缠绵绵的像伸个懒腰一样舒服,顺便弹一弹烟头的烟灰,这才叫吸烟—简直像是一种艺术。   烟头上的烟灰是一种凝固的时间,它具有和时间一样的特质,唾手可得,细碎凌乱,一碰就破,无影无踪。看着那些吞云吐雾在仙境里飘飘羽化的仙人,他们与你隔着一层烟雾,却像隔着一个世界,你看不真切他们的脸,但是能感觉到他们的愉悦。你不得不感慨,烟是一种奇怪的可以改变人的东西。  烟和酒一样,都能让人感受到如梦似幻的快乐。酒,可以让人忘掉过去,使人舌绽莲花,滔滔不绝,是一种飘飘然接近天空的快乐;而烟,则是让人缄默着思考未来,更类似于一种安静而短暂的愉悦。所以我认为它使人靠近大地。当你与人争执之时、疲倦劳累之时、或者是饭后、独处寂寥之时,任何你不愿意说话只愿意休憩发呆的时刻,你都可以用烟来做你的梦幻之船,引渡你瞬间到达白日梦的彼岸。有个朋友说,我抽烟的理由很简单,我爷爷抽烟,我父亲也抽烟,我不能让我们家断了香火。这是一种可爱的自嘲。抽烟的人各有理由,也有不需理由就抽的人。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吸烟的文章,文中说到青少年吸烟,一些是好奇地模仿,一些是假装成熟,只有一小部分是尼古丁成瘾。我是个平常少抽烟的人,不相熟的人问我:你抽烟吗?我当然摇摇头。但是熟悉的朋友在他们心情好的时候总会给我一根,我也会在心情好的时候顺手接过来点燃放在嘴上,装模作样地吸一口从鼻孔里喷出来—至于为何不是直接从嘴里吐出来的原因是,我觉得用这样比较拙劣的做法更可以掩饰我不是一个老烟枪的事实。当我认识新的朋友,介于半生不熟之间的时候,他们总要试探性地给我一根烟,我想这烟真是一个绝佳的试探信号,你接下这根烟,接下了这根友情的橄榄枝,就代表你愿意和他做朋友。我想说不定随着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更多人越来越频繁的递给我烟,这样我最终会变成烟民之中的一个。   不同的人抽不同烟,也有同一个人对于不同的人给不同的烟。因为不大会抽烟,我完全分辨不出烟的好坏与价位高低的关系。在我口中,十元一盒的普通七匹狼和百元一盒的中华,味道都差不多。当我逢年过节收到这样的几盒好烟的时候我都是选择把它们送给喜欢抽烟、懂得抽烟的朋友或者家人。似乎还记得《红楼梦》里面特别小资的妙玉讥讽宝玉不懂品茶的段子:“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对于鲸吞牛饮的豪士来说,饮茶显然不如吞酒,但是对于我来说,抽烟显然不如饮茶。抽烟的作家之中给我深刻印象的有很多,其中以鲁迅最为深刻,那是小时候语文课本中一副关于他的插图:长袍潇然,一手负背,一手拿烟,云缭雾绕之中是一张眉头紧皱深深沉思的脸。这样的抽烟,显得过于厚重,因与家国命运相关,连抽烟的短暂乐趣都要剥夺。此文的标题虽是男人与烟,可是我倒是想起另一些爱抽烟的女作家-与鲁迅亦师亦友的萧红,不仅在文学上得到大师的指点,就连爱好也追寻大师的足迹—一个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抽烟的女人—这幅情景一想就会让人觉得是一个与命运抗争的故事。现在也有很多国产的、进口的,专门卖给女性的烟,大多是清凉薄荷味的,据说是降低了焦油量的含量,对身体的危害会有所下降。吸烟有害健康—所有烟盒上都这么说,可是明知故为是一种矛盾,这种矛盾本身就是一种哲学,而降低焦油量,减少伤害,优雅纤长的手夹着优雅纤长的烟,哲学便变成了一种美学。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死去多年的林语堂都不知道,他最广为人知的文字竟然不是他用英文写就,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并被拍成影视剧的小说《京华烟云》,而是他在给外国人介绍中国人生活方式的散文著作中关于抽烟的这句话。因为这句话,他一向被左翼作家群拿住把柄而批判,认为他是一个悠闲享受小资情调拥有堕落颓靡生活的作家。但是我试过,当你酒足饭饱确实无事可做无聊之极的时候,你点燃一根烟含在口中,突然觉得自己有事情干了,不需要应酬交际说无聊的话,可以随意欣赏别人脸上的表情,躲在云遮雾绕的背后,假装深刻却并不需要深思。每个人都拥有与生俱来的孤独,这种孤独是针对于人类自身的微弱渺小。每个人也当然会在其一生中有某个时刻认识并感受到孤独。也许是某个初识学堂独自上学的早晨、某个窘迫罚站的课堂、某次孤立无援的面试、某次吃力不讨好的误解、某次下班后无所事事的孤寂、某段荒无人烟荆棘丛生的旅程、某段失魂落魄不得善果的恋情...某一次当你自愿除去身上所有外界附加给你的东西,而变得一无所有成为最初的自己的时候。从这一点上说,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一个人能够完全理解另一个人,想想这便令人感到害怕。但是当你沉默着为了驱除这种孤独本能地点起一根烟的时候,你发现还是“爱”给了人希望。爱与孤独,二者选一。抽烟只是在作为这个天平最中间的支撑点,造成一种短暂的平衡。

男人与烟

【概要描述】把烟雾吸进肺里面打好几个转,然后慢悠悠吐出来让它变成烟圈在空中打几个转,缠缠绵绵的像伸个懒腰一样舒服,顺便弹一弹烟头的烟灰,这才叫吸烟—简直像是一种艺术。   烟头上的烟灰是一种凝固的时间,它具有和时间一样的特质,唾手可得,细碎凌乱,一碰就破,无影无踪。看着那些吞云吐雾在仙境里飘飘羽化的仙人,他们与你隔着一层烟雾,却像隔着一个世界,你看不真切他们的脸,但是能感觉到他们的愉悦。你不得不感慨,烟是一种奇怪的可以改变人的东西。  烟和酒一样,都能让人感受到如梦似幻的快乐。酒,可以让人忘掉过去,使人舌绽莲花,滔滔不绝,是一种飘飘然接近天空的快乐;而烟,则是让人缄默着思考未来,更类似于一种安静而短暂的愉悦。所以我认为它使人靠近大地。当你与人争执之时、疲倦劳累之时、或者是饭后、独处寂寥之时,任何你不愿意说话只愿意休憩发呆的时刻,你都可以用烟来做你的梦幻之船,引渡你瞬间到达白日梦的彼岸。有个朋友说,我抽烟的理由很简单,我爷爷抽烟,我父亲也抽烟,我不能让我们家断了香火。这是一种可爱的自嘲。抽烟的人各有理由,也有不需理由就抽的人。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吸烟的文章,文中说到青少年吸烟,一些是好奇地模仿,一些是假装成熟,只有一小部分是尼古丁成瘾。我是个平常少抽烟的人,不相熟的人问我:你抽烟吗?我当然摇摇头。但是熟悉的朋友在他们心情好的时候总会给我一根,我也会在心情好的时候顺手接过来点燃放在嘴上,装模作样地吸一口从鼻孔里喷出来—至于为何不是直接从嘴里吐出来的原因是,我觉得用这样比较拙劣的做法更可以掩饰我不是一个老烟枪的事实。当我认识新的朋友,介于半生不熟之间的时候,他们总要试探性地给我一根烟,我想这烟真是一个绝佳的试探信号,你接下这根烟,接下了这根友情的橄榄枝,就代表你愿意和他做朋友。我想说不定随着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更多人越来越频繁的递给我烟,这样我最终会变成烟民之中的一个。   不同的人抽不同烟,也有同一个人对于不同的人给不同的烟。因为不大会抽烟,我完全分辨不出烟的好坏与价位高低的关系。在我口中,十元一盒的普通七匹狼和百元一盒的中华,味道都差不多。当我逢年过节收到这样的几盒好烟的时候我都是选择把它们送给喜欢抽烟、懂得抽烟的朋友或者家人。似乎还记得《红楼梦》里面特别小资的妙玉讥讽宝玉不懂品茶的段子:“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对于鲸吞牛饮的豪士来说,饮茶显然不如吞酒,但是对于我来说,抽烟显然不如饮茶。抽烟的作家之中给我深刻印象的有很多,其中以鲁迅最为深刻,那是小时候语文课本中一副关于他的插图:长袍潇然,一手负背,一手拿烟,云缭雾绕之中是一张眉头紧皱深深沉思的脸。这样的抽烟,显得过于厚重,因与家国命运相关,连抽烟的短暂乐趣都要剥夺。此文的标题虽是男人与烟,可是我倒是想起另一些爱抽烟的女作家-与鲁迅亦师亦友的萧红,不仅在文学上得到大师的指点,就连爱好也追寻大师的足迹—一个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抽烟的女人—这幅情景一想就会让人觉得是一个与命运抗争的故事。现在也有很多国产的、进口的,专门卖给女性的烟,大多是清凉薄荷味的,据说是降低了焦油量的含量,对身体的危害会有所下降。吸烟有害健康—所有烟盒上都这么说,可是明知故为是一种矛盾,这种矛盾本身就是一种哲学,而降低焦油量,减少伤害,优雅纤长的手夹着优雅纤长的烟,哲学便变成了一种美学。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死去多年的林语堂都不知道,他最广为人知的文字竟然不是他用英文写就,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并被拍成影视剧的小说《京华烟云》,而是他在给外国人介绍中国人生活方式的散文著作中关于抽烟的这句话。因为这句话,他一向被左翼作家群拿住把柄而批判,认为他是一个悠闲享受小资情调拥有堕落颓靡生活的作家。但是我试过,当你酒足饭饱确实无事可做无聊之极的时候,你点燃一根烟含在口中,突然觉得自己有事情干了,不需要应酬交际说无聊的话,可以随意欣赏别人脸上的表情,躲在云遮雾绕的背后,假装深刻却并不需要深思。每个人都拥有与生俱来的孤独,这种孤独是针对于人类自身的微弱渺小。每个人也当然会在其一生中有某个时刻认识并感受到孤独。也许是某个初识学堂独自上学的早晨、某个窘迫罚站的课堂、某次孤立无援的面试、某次吃力不讨好的误解、某次下班后无所事事的孤寂、某段荒无人烟荆棘丛生的旅程、某段失魂落魄不得善果的恋情...某一次当你自愿除去身上所有外界附加给你的东西,而变得一无所有成为最初的自己的时候。从这一点上说,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一个人能够完全理解另一个人,想想这便令人感到害怕。但是当你沉默着为了驱除这种孤独本能地点起一根烟的时候,你发现还是“爱”给了人希望。爱与孤独,二者选一。抽烟只是在作为这个天平最中间的支撑点,造成一种短暂的平衡。

  • 分类:凯邦视窗
  • 作者:曾广军
  • 来源:行政部
  • 发布时间:2015-02-04 10:00
  • 访问量:
详情

把烟雾吸进肺里面打好几个转,然后慢悠悠吐出来让它变成烟圈在空中打几个转,缠缠绵绵的像伸个懒腰一样舒服,顺便弹一弹烟头的烟灰,这才叫吸烟—简直像是一种艺术。

    烟头上的烟灰是一种凝固的时间,它具有和时间一样的特质,唾手可得,细碎凌乱,一碰就破,无影无踪。看着那些吞云吐雾在仙境里飘飘羽化的仙人,他们与你隔着一层烟雾,却像隔着一个世界,你看不真切他们的脸,但是能感觉到他们的愉悦。你不得不感慨,烟是一种奇怪的可以改变人的东西。

   烟和酒一样,都能让人感受到如梦似幻的快乐。酒,可以让人忘掉过去,使人舌绽莲花,滔滔不绝,是一种飘飘然接近天空的快乐;而烟,则是让人缄默着思考未来,更类似于一种安静而短暂的愉悦。所以我认为它使人靠近大地。当你与人争执之时、疲倦劳累之时、或者是饭后、独处寂寥之时,任何你不愿意说话只愿意休憩发呆的时刻,你都可以用烟来做你的梦幻之船,引渡你瞬间到达白日梦的彼岸。

有个朋友说,我抽烟的理由很简单,我爷爷抽烟,我父亲也抽烟,我不能让我们家断了香火。这是一种可爱的自嘲。抽烟的人各有理由,也有不需理由就抽的人。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吸烟的文章,文中说到青少年吸烟,一些是好奇地模仿,一些是假装成熟,只有一小部分是尼古丁成瘾。我是个平常少抽烟的人,不相熟的人问我:你抽烟吗?我当然摇摇头。但是熟悉的朋友在他们心情好的时候总会给我一根,我也会在心情好的时候顺手接过来点燃放在嘴上,装模作样地吸一口从鼻孔里喷出来—至于为何不是直接从嘴里吐出来的原因是,我觉得用这样比较拙劣的做法更可以掩饰我不是一个老烟枪的事实。

当我认识新的朋友,介于半生不熟之间的时候,他们总要试探性地给我一根烟,我想这烟真是一个绝佳的试探信号,你接下这根烟,接下了这根友情的橄榄枝,就代表你愿意和他做朋友。我想说不定随着认识的朋友越来越多,更多人越来越频繁的递给我烟,这样我最终会变成烟民之中的一个。

    不同的人抽不同烟,也有同一个人对于不同的人给不同的烟。因为不大会抽烟,我完全分辨不出烟的好坏与价位高低的关系。在我口中,十元一盒的普通七匹狼和百元一盒的中华,味道都差不多。当我逢年过节收到这样的几盒好烟的时候我都是选择把它们送给喜欢抽烟、懂得抽烟的朋友或者家人。似乎还记得《红楼梦》里面特别小资的妙玉讥讽宝玉不懂品茶的段子:“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对于鲸吞牛饮的豪士来说,饮茶显然不如吞酒,但是对于我来说,抽烟显然不如饮茶。

抽烟的作家之中给我深刻印象的有很多,其中以鲁迅最为深刻,那是小时候语文课本中一副关于他的插图:长袍潇然,一手负背,一手拿烟,云缭雾绕之中是一张眉头紧皱深深沉思的脸。这样的抽烟,显得过于厚重,因与家国命运相关,连抽烟的短暂乐趣都要剥夺。此文的标题虽是男人与烟,可是我倒是想起另一些爱抽烟的女作家-与鲁迅亦师亦友的萧红,不仅在文学上得到大师的指点,就连爱好也追寻大师的足迹—一个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抽烟的女人—这幅情景一想就会让人觉得是一个与命运抗争的故事。现在也有很多国产的、进口的,专门卖给女性的烟,大多是清凉薄荷味的,据说是降低了焦油量的含量,对身体的危害会有所下降。吸烟有害健康—所有烟盒上都这么说,可是明知故为是一种矛盾,这种矛盾本身就是一种哲学,而降低焦油量,减少伤害,优雅纤长的手夹着优雅纤长的烟,哲学便变成了一种美学。

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死去多年的林语堂都不知道,他最广为人知的文字竟然不是他用英文写就,曾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并被拍成影视剧的小说《京华烟云》,而是他在给外国人介绍中国人生活方式的散文著作中关于抽烟的这句话。因为这句话,他一向被左翼作家群拿住把柄而批判,认为他是一个悠闲享受小资情调拥有堕落颓靡生活的作家。但是我试过,当你酒足饭饱确实无事可做无聊之极的时候,你点燃一根烟含在口中,突然觉得自己有事情干了,不需要应酬交际说无聊的话,可以随意欣赏别人脸上的表情,躲在云遮雾绕的背后,假装深刻却并不需要深思。

每个人都拥有与生俱来的孤独,这种孤独是针对于人类自身的微弱渺小。每个人也当然会在其一生中有某个时刻认识并感受到孤独。也许是某个初识学堂独自上学的早晨、某个窘迫罚站的课堂、某次孤立无援的面试、某次吃力不讨好的误解、某次下班后无所事事的孤寂、某段荒无人烟荆棘丛生的旅程、某段失魂落魄不得善果的恋情...某一次当你自愿除去身上所有外界附加给你的东西,而变得一无所有成为最初的自己的时候。从这一点上说,这世界上不可能有一个人能够完全理解另一个人,想想这便令人感到害怕。但是当你沉默着为了驱除这种孤独本能地点起一根烟的时候,你发现还是“爱”给了人希望。

爱与孤独,二者选一。抽烟只是在作为这个天平最中间的支撑点,造成一种短暂的平衡。

欢迎来电咨询合作事宜

 

客服中心服务热线:86-0591-62608112
人力资源部联系方式:86-0591-62608032
销售部联系方式:86-0591-62601111
联系地址:福建省长乐市文武砂镇滨海工业区 (两
港路西侧)

这是描述信息

Copyright © 2017-2020 福建凯邦锦纶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的有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44534号-1